首页 -> 新闻中心 -> 云计算 -> 正文
谷歌云计算人事大洗牌 求缩小和亚马逊遥远差距
2019-07-31

云计算是当下互联网市场的热点板块,亚马逊、谷歌、IBM、微软等公司展开激烈争夺,而面对和亚马逊之间遥远的差距,谷歌云计算部门正在密集调整高管团队,准备换一个思路追赶行业领先者亚马逊。

据国外媒体报道,今年初,甲骨文前任高管邱瑞安(Thomas Kurian)担任谷歌云计算部门的一把手,之后,他公开承诺,谷歌云计算业务将会拿出比过去更加强烈的竞争和进取精神。

邱瑞安表示要大幅扩大谷歌云计算销售队伍,以吸引更多全球五百强大公司成为谷歌云计算的客户。

之后,邱瑞安迅速采取行动,对该部门销售部门的管理层架构进行了大规模调整。

邱瑞安还通过其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收购,以及从谷歌母公司Alphabet内部收购另一个部门,扩大了谷歌云计算业务的业务范围。

目前,邱瑞安正在与软件供应商VMware讨论合作事宜,这可能有助于该公司开发大型企业客户。

但在邱瑞安的领导下,有一件事没有改变:谷歌云在云计算市场上仍然排在亚马逊和微软之后,屈居第三位,目前还不清楚这种落后对手的情况是否会很快改变。

在邱瑞安之前,谷歌云计算的一把手是格琳(Diane Greene)。格琳从2015年领导谷歌云计算部门。一直以来,谷歌的领导者们就一直在宣称他们对云业务的重视。格琳继续进行招聘闪电战,试图让谷歌的广告销售团队在与大广告商进行谈判时,顺便向这些公司推广谷歌的云计算服务。

但是格琳的努力并没有大幅推动谷歌云计算业务。

根据外部机构统计,在今年一季度,谷歌在全球云计算市场的份额为8%,作为对比,微软的市场份额为16%,是谷歌的两倍。一直是云计算领军企业的亚马逊公司,获得了33%的份额。

和过去相比,谷歌云计算的市场份额增长比较缓慢。

在谷歌公司中,网络广告业务仍然是重点业务。在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上一财年1160亿美元的收入中,网络广告业务约占85%。

作为互联网网页搜索服务的开拓型企业,谷歌的一些领导者长期以来一直认为,谷歌应该在云计算领域占据更有利的地位。但谷歌花了太长时间才认真对待这一业务,结果让亚马逊云计算部门获得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领先优势。

上周,谷歌云计算部门首次公布了按当前业务速度计算的年化销售额,为80亿美元。但这一数字远低于亚马逊云计算330亿美元的可比销售额。别忘了,谷歌的营收数据还包括了在线办公软件套件产品。

据国外媒体报道,邱瑞安过去曾经担任商业软件开发商甲骨文公司的产品开发总裁。如今,他已经任命新的高管掌管谷歌云计算的销售部门,以帮助推动该部门的收入增长。

今年4月,他聘请欧洲商用软件厂商SAP的资深高管罗伯特·艾斯林(Robert Enslin)担任该部门总裁,领导销售团队。

据消息人士称,艾斯林的部分工作职责是确保高级销售管理人员达到销售指标,并提供更准确的预测,而过去在格琳的领导下,有些人很难做到这一点。

邱瑞安已经用两名来自公司外部的新高管取代了谷歌云计算美洲销售团队董事总经理克里斯·克雷科(Chris Klayko),他们分别是谷歌云计算北美地区总裁柯尔斯滕·克利福斯(Kirsten Kliphouse)和拉丁美洲地区总裁爱德华多·洛佩兹(Eduardo Lopez)。

邱瑞安还带来了甲骨文熟悉的面孔,包括副总裁阿米特·扎弗里(Amit Zavery)和哈米杜·迪亚(Hamidou Dia)。

消息人士称,邱瑞安还在扩大谷歌云计算的专业服务机构的规模,该机构培训顶级客户如何使用他们购买的云服务,目的是让他们将来购买更多的云服务。这个团队由副总裁杰森马丁(Jason Martin)领导,他是跟随VMware联合创始人格琳进入谷歌云计算的几位VMware前高管之一。

在谷歌内部,云计算的首席执行官还负责管理在线办公软件套件G Suite,这一产品有助于让谷歌云计算服务渗透到大型企业的IT部门。

销售谷歌云服务的SADA系统公司总裁托尼·萨福伊恩(Tony Safoian)说:“如果企业客户喜欢谷歌办公套件,并且已经使用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他们就会开始想,他们还能从谷歌云计算上使用什么。”

在谷歌云计算的技术方面,邱瑞安的调整并不多。

谷歌云计算背后的技术精英——高级副总裁乌尔斯·霍尔兹尔和首席信息官本·弗里德——都是谷歌内部的受人尊敬的人物,谷歌往往会把技术领导者捧上神台。

虽然这两位高管都向邱瑞安汇报工作,而且在他之前也是向格琳汇报工作,但他们为谷歌制定的技术战略是一个整体,而不仅仅是谷歌的云计算部门。

据报道,向霍尔兹勒汇报的人之一是本杰明·特雷诺·斯洛斯(Benjamin Treynor Sloss),他在谷歌工作了16年,领导着一个由数千名工程师组成的技术团队,负责维护维护谷歌云计算和其他服务的数据中心和设备。

他在白领社交网络领英上的描述直言不讳地描述了自己的职责:“如果谷歌停止运行,那是我的错。”

在邱瑞安的领导下,谷歌云计算的技术团队也出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新成员,其中包括保罗·朱瓦拉(Paolo Juvara)。朱瓦拉在甲骨文工作了20年,今年3月成为谷歌云计算的第一位首席信息官。朱瓦拉向谷歌公司的首席信息官弗里德汇报工作。

在公司内部,也有传言说,邱瑞安正在对谷歌云计算进行更广泛的重组。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因为格琳在加入谷歌云计算大约一年之后,于2016年对销售部门进行了大规模重组。

有迹象表明,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高级管理层正允许邱瑞安进行比格琳领导时期更大规模的收购交易。

据美国媒体去年11月报道,格琳希望谷歌考虑的交易之一是收购代码托管服务商GitHub,但谷歌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对这笔交易不那么感兴趣。微软最终收购了GitHub。

今年6月,邱瑞安宣布谷歌将以26亿美元收购商业分析软件开发商Looker,这是该公司自2014年以32亿美元收购智能家居厂商Nest以来规模最大的收购。

本月早些时候,Alphabet宣布计划将其创建的网络安全公司Chronicle(先前是一家独立的网络公司)合并到谷歌云计算部门,这让邱瑞安的销售团队有了向大公司推销的另一条产品线。

谷歌云计算还在与虚拟机系统厂商VMware建立行业合作伙伴关系,这可能帮助谷歌从尚未将大量计算业务转移到云计算模式的公司那里赢得更多业务。

知情人士称,双方已经在合作开发一款新软件,让客户更容易在谷歌云计算服务上运行VMware软件支持的计算任务。

上述合作该协议与VMware今年4月与微软宣布的协议类似。这类交易之所以重要,是因为VMware的数据中心软件实际上是全球五百强企业的标准。

一些分析师对Alphabet本周公布的80亿美元年化销售额印象深刻。Alphabet此前分享的唯一一个谷歌云计算销售数据是在2018年2月,当时该公司表示,该部门每季度的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

科技市场研究公司IDC的首席分析师弗兰克·金斯(Frank Gens)表示:“谷歌绝对是遥遥领先的第三名,但它们看起来正在加速。他们开始下很大的赌注来改善他们在云计算市场的地位。我们都知道,如果他们能够开发出自己的企业品牌,将会有很大的优势。”

不过,谷歌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谷歌有朝一日或许会实现谷歌的第八名员工霍尔兹勒五年前公开做出的预测。当时他说,谷歌云计算业务总有一天会产生比互联网广告更多的收入。除非谷歌的主要业务出现戏剧性的崩溃,否则在目前的管理体系下,这一预测不太容易实现。

相关阅读:

Pure Storage推出Pure1 AI云端架构管理平台  

腾讯云进军日本市场 为日本企业提供一站式云服务  

新闻搜索

覆盖全国各省会城市及海外城市的网速测试
→选择要测试的地区
→选择目标测试点